隋炀帝三征高丽的失败直接导致了隋王朝的分崩离析,为这位曾经的“圣君”抹上了劳民伤财的刻板印象。

而当唐王朝代隋而立后,征伐高句丽的举动却依旧被英明神武的太宗皇帝李世民所继承,公元645年-648年,太宗皇帝在他暮年之时发动了针对高句丽的全面战争,但是此时对外几乎无一败绩的最强唐军却始终无法消灭高句丽。

有隋炀帝祸国殃民的恶事在前,唐太宗自然不会出动过多的军队。

公元645年,唐太宗决定惩罚高句丽之后,同样派出水陆两方面军队向当时的朝鲜半岛进发,其中陆军大概只有正规军步骑6万加上数千仆从胡人军队,海军则是征调自江淮流域的四万水师,总兵力大概维持在10万左右。

因此,此次李世民的军事部署明显不同于隋朝强推的地毯式战法,而是要采取重点突破的战略思路。

这场战役的前期也确实如同李世民的战略构想一般,唐军陆路渡过辽水后,直接强攻盖牟城,截断敌人依靠辽水的上下游通路。

另一方面,唐朝水军直抵辽东半岛南端的卑沙城,随后沿海岸直达鸭绿江畔。

可以说,唐朝精兵速进的战略确实起到了极好的战略作用。

公元645年的夏天,唐王朝基本辽东地区的核心辽河流域以及半岛南端全部拿下,唯有横亘在辽宁营口市的安市城久守不降。

李世民、薛万彻与长孙无忌在城下上演了一出围点打援的精彩战役,一举击败靺鞨与高句丽援军十余万,从而一战消灭了高句丽的主力部队。

随后的数年里,唐太宗接受大臣建议,以疲敌战法对国力大损的高句丽进行袭扰战术,海陆两支大军先后沿辽河、鸭绿江向纵深侵入,大肆扰乱高句丽后方。

到公元649年时,唐朝军队薛万彻率唐军渡过鸭绿江,直接对高句丽朝鲜地区进行骚扰,并接连取得胜利。

可以说,由于唐军的战略动机与高句丽的军事水平,唐太宗李世民虽然没能完成对高句丽的彻底征服。

但是其在有生之年完成了对于高句丽军队的毁灭性打击,并将辽河流域重新纳入中原版图中,使高句丽彻底丧失了辽河天险,濒临灭亡的边缘,为后来高宗彻底灭亡高句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